barmini • 一不小心就错过的殿堂级酒吧

barmini是由西班牙国宝级厨师José Andrés在美国首府华盛顿所设立的一间殿堂级的试验性鸡尾酒吧。在这里,所有的调酒师都被赋予了独立创作的权利。无论是在传统鸡尾酒上进行的再创作,还是打破常规的前卫创新,barmini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更新的鸡尾酒单总是能给嗜酒或者猎奇的客人带来全新的感官体验。


不得不提的事❤️

地点:501 9th Street NW, Washington, DC 20004

时间:周二至周六,5:30-12:00

消费:$20-$70/人

预约:https://barmini.tocktix.com/ (需提前预约,good luck!)


barmini不像普通酒吧那样附庸风雅的开门揽客。想要成为座上宾,你需要有一点点的耐心或是足够的运气。由于这家试验性鸡尾酒吧极高的受欢迎程度,想要来一探究竟的客人只能提前多日通过网上预约。像我这样网上约不到就不甘心的去敲门、敲了门竟然还占到一个座位的幸运儿,据酒吧的服务员说,那真是屈指可数。(傲娇)

不同于大家印象里纸醉金迷的酒吧,barmini更像是一个低调的实验室。它没有灯红酒绿的招牌,也没有珠光宝气的装潢。吝啬的一扇小门与所在的整栋建筑物融为一体,一个不小心就会像我一样在大马路上与它失之交臂无数次。而好不容易找到了入口,走入内部所看见情景的却是这样的:

不要怀疑,这确实是一间酒吧。对于一个不懂酒的人来说,barmini提供的是一种感官上的奇妙体验。你看见吧台前的真空减压浓缩机慢慢旋转着、闻到被喷火枪炙烤过的肉桂散发出深沉的辛香、啜一口随着雾化的干冰一起翻腾入杯的蓝色的玉液;眼前光怪陆离的场景让你深信自己是置身在一个实验室里而非酒吧里。这正是试验性鸡尾酒吧所想表达的态度 — 创意、创新、创造。

对于一个懂酒的人来说,barmini是一位偏执的酿造师,等着志同道合的人来发现、挖掘、讨教。除了酒单上洋洋洒洒上百种特调鸡尾酒供客人选择,真正识酒的人也可以向调酒师提出各种刁钻的要求。坐在隔壁桌的熟客印先生就向调酒师提出把老冰块用灼烧过的肉桂进行二次烟熏后泡治 “Over Burned Old Fashion” 的要求。在印先生热情的坚持下,同去的朋友厚着脸皮尝了一口,据说比普通Old Fashion棒多了!好吧,在这样一个充满创新精神的空间里,似乎只有客人想不到的,没有barmini做不到的。

之前提到过这家鸡尾酒吧是由西班牙国宝级厨师José Andrés所设立的。实际上与酒吧毗邻相通的正是José Andrés在华盛顿市的米其林二星餐厅minibar,因此这个酒吧里所提供的佐酒小食绝对都是米其林二星的好吃!无论是松软浓郁的夹心华夫饼、香酥的烤起司三明治配松露酱、还是清爽可口的红菜根沙拉都让人欲罢不能。而我最想推荐给大家的竟然是三文鱼塔塔,因为这样一道简单的菜却被做到了极致的好吃。其实任何事,无论多简单,只要用心,都能做到极致不是么?


卷儿的有感而发❤️

卷儿趁着2017年“美国年度国际旅游交易会(IPW)”这个机会来到了美国总统所居住的城市—华盛顿市。虽说美国旅游协会作为主办方已为各个旅游界的大佬们安排了丰富的爱国主义教育行程和丰盛的社交晚宴,但是作为一个专门为大家提供冷门旅游咨询的公众号,我怎么可能为了一己私欲而怠慢了大家的福利?为了帮助大家萃取深藏在华盛顿市的冷门景点,我在走街串巷的过程中竟然渐渐对这座城市的看法发生了转变。

一直以来对华盛顿市有种刻板印象,认为这是一座充满了冷酷的政治家与对权力无尽的欲望的无聊又冷漠的城市。然而在华盛顿市中心宽敞整洁的马路和乔治镇绿荫蔽日的林荫小道之间穿行、淋着四月里润物细无声的春雨、路过一间间生活方式小店的橱窗和一栋栋被改造过后的带有现代主义建筑风格的旧楼后,我竟然有种身处欧洲的错觉?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就连二战后那风靡了20年间的、我个人觉得丑爆了的粗野主义风格的建筑在这座城里也显得不那么的笨重和木纳了。